1. <source id="hlqsp"></source>
      2. <tt id="hlqsp"></tt>

      3. <rt id="hlqsp"></rt>
            1. <rp id="hlqsp"></rp>
                   委員論壇  用戶名:密碼:  
              弘一厚愛毛善力
              來源:江山政協  發布時間:2012/12/31  點擊數:10722  
                 弘一大師(李叔同)是我國近代杰出的藝術大師、一代高僧。他擅長精通書法、金石、詩詞、文學、繪畫、音樂、戲劇,1918年出家后諸藝俱廢,惟書法堅持不斷,精益求精,被譽稱為“藝事全能書獨圣”,被評為二十世紀中國十大著名書法家之一的書法家。弘一大師第二次到衢州駐錫在祥符寺,因要以豆沙餅佐食,他看到包裝紙上的毛筆字寫得秀麗不俗,問店主誰人所寫?店主答曰:八師毛世根。遂留條約會毛世根,經過三小時的晤談,毛世根的儀態端莊、談吐不凡、才華超眾的形象,贏得弘一大師的高度贊賞,另眼看待,特別器重,并一口允諾收受毛善力為他的書法篆刻在家弟子。1924年4月,弘一離衢赴甌掩室念佛,毛善力與他合拍照片,依依惜別。從此師生間親密交往19年(1923-1941)。其間涌現了不少弘一大師愛才惜才助才以及毛善力在藝事成長道路上的一些鮮為人知的趣事小故事,現簡要記述如下,以饗讀者。
              一疊空白名片
                 1926年,毛善力辭去衢八師教職,由堂三叔毛云鵠(省參議員)推介到省參議會做抄寫工作。是時弘一大師駐錫杭州招賢寺。毛善力在杭期間,除直接聆聽弘一的面授外,有時還陪同弘一大師去佛學書局選購佛學書籍,錢包由毛善力代管,回寺后再交還弘一,由小和尚去提取書籍。為博采眾長,有一天,弘一大師從他抽屜里拿出一疊空白名片,慈祥地笑咪咪地對毛善力說,慈根居士,我看你寫我的字很像,你拿去自己填寫吧!毛善力心里想,我那能這樣冒昧妄為呢?!于是恭恭敬敬地恭請弘一大師親寫填上。就這樣,由于弘一大師的推薦介紹,毛善力先后向國學大師馬一浮進修國學,向西冷印社創始人之一葉為銘(即葉舟先生)學習篆刻邊款,向國畫大師黃賓虹學習國畫,向著名篆書書法家周承德學習篆字。在弘一法師帶毛善力拜訪周承德時,周承德正在中堂為友人書寫聯對,一看到弘一大師李叔同的名片,激動得手上還拿著筆直奔大門外來迎接客人。這一軼事一時在杭城傳為美談。因為李叔同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就是聞名全國的所謂“二十文章驚海內”的“江南才子”,名望大得很。
              “噢,你就是慈根居士呀!”
                 毛善力書寫弘體書法,有時幾乎亂真。1939年的一天,毛善力拜訪弘一大師,趕到福建永春蓬壺,已是萬家燈火。有個和尚看到名片上寫有“毛慈根”三字,滿面笑容地將毛善力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番后說:“噢!您就是慈根居士呀!”他引出個小故事說,有一次,大師收到你寫來的信,看到信封上寫的字,誤以為他寫給夏丐尊先生的信被退回來了。仔細一看,原來是慈根居士您的來信。大師和在他身旁的小和尚大家都發笑了,您寫的字竟然連弘一大師一時也分辨不清。后來才問知這位和尚名叫性常法師。第二天上午拜訪時,弘一大師顯得特別高興,遂將他連出家當和尚都隨帶身邊的,于1909年在日本上野美術學校,因學習成績優秀得獎的紀念品“插花瓷瓶”(日本稱“浪釉”)雙手捧授給毛善力。
              弘一取“堂名”寫“堂匾”
                 弘一大師是個怪人,連魯迅、郭沫若求他寫字也難以得到,而毛善力請他題字以至取“堂匾名號”也有求必應。毛善力家住屋(日寇侵略江山時被燒毀)原是一座古建筑,合面三間中間隔有一小天井,上下有兩個小中堂,毛善力擬各制一塊古樸典雅又具有家訓格言的“堂匾”。在一次拜會時,毛善力稟請大師為其匾額取名題字,大師一口允諾。毛善力遂于1940年春天,專程趕到福建永春蓬壺,當面懇請題字。會見時毛善力幫助磨墨,弘一大師當場揮毫書寫了兩塊堂匾﹕“智忍堂”“有恒堂”。弘一大師寫后說:“智者,仁之本。忍者,戒之義。持恒者,福也”。兩幅堂匾每幅內芯長187厘米,寬60厘米。“智忍堂”上款寫有“庚辰春正月”,下款“沙門一音”。因篇幅較大,大師用筆畫上“音”圓形章。“有恒堂”款識為“儀徵阮元舊題,釋一音重寫”。用筆畫上“音”圓形章。
              撰寫《印稿》序言  囑托代刻印章
                 弘一大師對毛善力“印藝”大加贊賞和高度評價,“印法重學諸家,而于秦漢尤所長耳!”。弘一撰寫的《善力印稿》序言全文如下:“數載不晤慈根居士,頃以印稿寄示,知其致力于學,綦勤。印法兼學諸家,而于秦漢尤所長耳;為題并升言,聊志歡喜。丙子二月,大病初起,沙門一音書”,鈐“辟”字印章。
              弘一大師又囑托毛善力代刻印章,便條上寫道:“印石四方,乞慈根居士鐫刻,不拘如何分配。“亡言”“大明”“弘一”“音”“月”“吉目”“勝解”。“毛善力遵照便條上的囑托,先后代刻 “朱文”三枚:“弘一”“演音”“勝解”“白文”四枚:“吉目”“大明”“亡言”“音”。這些印章,經常看到弘一鈐蓋在他晚年的書法作品中。
              弘一于1942年在泉州圓寂后,其全部生前遺物均存放在泉州開元寺弘一大師紀念館內。為研討弘揚弘一大師的金石作品情況,《弘一大師全集》編委會常務副主編沈繼生先生得知毛善力為弘一大師代刻印章的情況后,特地寫了專文《弘一大師與印友毛善力——舊作開元寺所藏李叔同金石作品述略補遺》,發表在1991年1月《泉州鯉城文史資料》第六、七輯上,專文介紹了在開元寺所藏李叔同金石作品中發現有毛善力代刻印章的有關情況。
                                                          
                                                                                          (毛國瑞)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江山市委員會主辦 工信部備案號:浙ICP備14040351號-1 浙公網安備 33088102001033號
              地址:浙江省江山市中山路118號 郵編:324100
              极速飞艇